所有栏目

泰山景区致歉牵出“财富密码”,谁才是A股最挣钱的索道?

新京报 · 2021-06-17 11:37:32

     *本文经转载自  新京报

  近日,泰山景区因引发游客短时间拥堵公开道歉。景区索道这一观光代步工具,再度引发外界关注。作为山岳型景区上市公司“标配”的索道,一度凭借堪比茅台的毛利率备受瞩目,在营收中的地位举足轻重。经历2020年疫情打击后,索道依然稳定发挥,继续充实上市公司业绩。黄山旅游玉屏索道、峨眉山A金顶索道、三特梵净山索道……茫茫山岳间,谁才是A股最挣钱的索道?

  张家界:一条

  杨家界索道为双回路循环式8人车厢式索道,全长1876米,最大运力为2300人/小时,单程运行时间5.2分钟,是目前国际最先进的客运索道。

泰山景区致歉牵出“财富密码”,谁才是A股最挣钱的索道?

  丽江股份:三条

  冰川公园索道全长2883米,单程运行时间9分钟,终点为玉龙冰川。云杉坪索道全长901米,单程运行时间3分钟。牦牛坪旅游索道全长1200米,单程运行时间20分钟。

泰山景区致歉牵出“财富密码”,谁才是A股最挣钱的索道?

  黄山旅游:四条

  黄山云谷索道全长2666米,下起云谷景区北侧,上至白鹅岭东北侧,最大运力为2000人/小时。玉屏索道全长2176米,单向运量1000人/小时。太平索道全长3709米,为亚洲最长的索道。

泰山景区致歉牵出“财富密码”,谁才是A股最挣钱的索道?

  峨眉山A:两条

  金顶索道全长1164米,为国内载客量最大的索道,大大缩短了从接引殿到金顶的时间。万年索道全长1433米,起于万年停车场,终点为万年寺。

泰山景区致歉牵出“财富密码”,谁才是A股最挣钱的索道?

  九华旅游:三条

  天台索道下起凤凰松上至天台寺,全长1500米。花台索道全长2908米,单向运量800人/小时,途经大花台、小花台、天台等景点。

泰山景区致歉牵出“财富密码”,谁才是A股最挣钱的索道?

  西域旅游:一条

  马牙山索道全长1000米,总投资8000万元,运力为1200人/小时。

  三特索道

  在国内多个地区设有索道项目,并由索道向旅游业多元化发展,先后投资、建设、经营了十多个旅游目的地项目,包含自然景区、酒店、温泉、主题乐园、景区交通等。

  疫情前毛利超80%,索道究竟多挣钱?

  近日,因游客集中下山但索道、客运专线车运力有限,泰山景区出现短时间游客滞留情况。泰山景区随即发布情况说明,并对因旅游设施提升工程施工及服务不细致、管理不到位等原因造成的不便公开致歉。据悉,本次发生拥堵的泰山中天门索道,每小时单向最大运力为1630人,单程票价100元。另两条索道桃花源-岱顶索道和后石坞索道分别为100元和20元。

  索道作为游客游览的重要方式,在景区营收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,张家界、丽江旅游、黄山旅游等山岳型景区类上市公司也不例外。目前在相关上市公司中,索道营收占比最高的是以索道运营为主业的三特索道,2019年-2020年,其索道营收占比均超过60%。除三特索道外,丽江旅游也对索道业务依赖较高,近两年索道营收占比在45%以上。

  资料显示,三特索道旗下主要有陕西华山三特索道、贵州梵净山索道、浙江千岛湖梅峰索道、黄山尖索道等十余条索道及缆车。相较于其他山岳型景区类上市公司,三特索道凭借索道运营业务模式,项目分布范围广、数量多,而其他公司则以下辖景区内索道运营为主。

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2020年各旅游企业的索道收入均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。以索道运营为主业的三特索道在总营收方面依然拔得头筹。但就单条索道的平均营收而言,峨眉山A以近8000万元的营收位居首位,并且在2017年-2019年,峨眉山A旗下两条索道的平均收入始终稳定在1.45亿元以上且在持续增长。

 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,2017年国内索道缆车接待乘客数量约3亿人次,索道缆车数量增至813条,近十年来,索道缆车数量年均增长超过40条。长期以来,索道一直凭借高毛利率成为景区盈利的重要手段。尽管索道行业进入成本高、前期投资大,但据中国索道协会资料,大部分索道的投资能在3年-5年收回。疫情前,如丽江股份、黄山旅游等公司的索道业务毛利率甚至超过80%,被形容“堪比茅台”。

  有分析指出,景区内索道具有区域内唯一性的特点。同时,由于索道是一种便捷且具备观光功能的登山代步工具,为了在既定时间里游览更多景点,已然成为游客的“硬需求”,这便能够给予景区方较大的定价空间。据中国索道协会资料,客运索道为点对点运输,运距最短,能耗少,一般仅为汽车能耗的1/10-1/20。

  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”,索道深度捆绑景区

  近年来,景区门票降价成为趋势,索道收入的作用进一步凸显。2018年8月,峨眉山A宣布下调景区门票价格,旺季门票价格从185元/人降为160元/人,淡季门票价格维持110元/人。2019年,峨眉山A游山门票业务收入下滑6.05%,毛利率降至25.99%,但索道业务收入同比增16.63%至3.66亿元。

  然而,并非所有景区都能幸运“躲开”索道价格调整。2018年9月,丽江股份将玉龙雪山索道票价从180元调整为120元,云杉坪索道和牦牛坪索道票价分别降至40元和45元。2019年,丽江股份索道业务游客接待人次增长了29.32%,但营收同比下滑15.09%至3.31亿元,毛利率减少3.57%至80.67%。

  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,索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就2020年数据来看,尽管索道毛利率受到疫情冲击有所下滑,但除张家界之外,其他上市公司的索道业务毛利率依然远远超出其他板块,2020年,九华旅游以75.83%的毛利率位居旅游上市公司首位,丽江股份以75.68%位居第二。而九华旅游酒店、客运和旅行社业务的毛利率仅为7.83%、43.36%和17.35%。

  此外,从索道业务在各景区公司总营收比重中的变化也可看出,虽然2020年经受暂停运营、游客量“腰斩”等冲击,但各公司索道业务营收依然保持稳定。例如峨眉山A,2020年索道业务营收占比为33.57%,仅较2019年减少0.49个百分点。

  尽管索道收入稳定、利润空间较高,但疫情依然暴露出景区索道“依赖症”的短板。有分析指出,客运索道运输是为游客游历景区而存在,因此它的发展依附于旅游景区的发展。疫情令国内景区受到重创,索道运营也遭遇牵连。在此背景下,景区如何寻得新盈利点,仍是当务之急。


热门评论

正在载入
加载更多